Blackshrike

黑伯劳,一种鸟。

【酒晴】不期

*cp:酒吞童子x安倍晴明

*角色死亡注意

*私设有

*角色属于网易,故事和OOC属于我





 不期


  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

  

  小暑,日光金耀,芳华烂漫。

  酒吞把木桶里的棉布拧干,递给晴明。晴明伸手接过,擦完脖颈,抬眼望见院中的安石榴已经开花了。即使看不真切,他也能想象那是怎样的光景:一片朱红似焰,在金色的空气里柔媚动人。

  从那时算起,约莫有两年了。

  

  一个晚秋的早晨,晴明忽得一口血吐在众人面前,然后咳得一发不可收敛。酒吞找了所有他能找的妖怪和人,得出的定论只有一个——这是不治之症。它从人的身体里侵蚀,没有什么药可以杀死它。...

【绿红】The Letter (普通人AU)

   

  注意

  *二代绿红

  *私设有,双向暗恋

  *角色属于DC,故事和OOC属于我

  *想写一个由片段组成的深情故事,结果写成了流水账。

  

  The Letter

  

  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,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。

  

  Hal第一次见到Barry时,正在长个子,浑身酸痛,总是饥肠辘辘。派对热火朝天,可总有两三个人游离于人群之外。Hal一面搓着手,一面从温暖的室内走到室外,而Barry就站在那里,双肘撑在木栏上。

  “嗨,”Hal走到他旁边,圣诞节的装饰还没有挂上,眼前蔓延的是茫茫冬夜,但是他却不觉得有多寒冷。“你也出来透气吗?”...

(R76/短篇)A Heart of Gold

  礼炮21响,鲜花,白鸟,空棺下葬。

  杰克·莫里森没有死,他还活着。在爆炸中平安无事的大脑偶尔还会让他被过去的暗流淹没。有时是谈笑声,画面明亮到边角褪色,温热的呼吸拂过脸颊;有时是争吵声,重影摇曳,言语碰撞,尖锐的几何破碎。这些都清楚地刻在他脑子里,他没想过去回忆,也没想过忘记。

  为了完成他的未尽使命,他把自己的心掏空了。不是刺它、用枪射击它,是用正义感、责任心和那些名字来填充它。留下那么多冷的空白和旧的人生,任由它落在后面。它几乎都不在他身体里。而当他在夜里挣扎着坐起,又躺下。是这颗心在梦里猝不及防地提醒他,他是孤魂野鬼,是从余烬里长出来的。

  

  他拉低...

(CA/短篇/科幻AU)Own(下)

上篇走→http://blackshrike.lofter.com/post/1d2a50f9_ad26339

拖了这么久我也差不多是个废人了,感谢小黑屋今天逼我写完了。

搭个521的末班车。

谁能教教我怎么传gif

食用愉快。

 

 

 

 

  夜深人静,除了亚诺再没有活物。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和心跳,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。康纳已经帮他把摄像头转开,但传感装置依旧开着,有些地方亚诺得绕开。康纳提出的最佳路线是供氧管道,现在实验室里没人,管道里不会有氧气。找到入口后,亚诺费劲地把自己挤进管道,在狭小的管道匍匐前行。 

  ...

(CA/短篇/科幻AU)Own(上)

太饿了,五一劳动节自给自足一下【。大概会有后续

世界观借用《盲视》,盲视真特别好看。

食用愉快

 

 

 

 

 

  故事是从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开始的。

  【你没有想过为什么是你吗?】

  没有任何其它的信息,弹出的空白视窗上就只有这么一句话。

  他尝试回复,但以失败告终。

  又是一个新的视窗跳出,之前的虚拟视窗随即关闭。

  【说话。】

  “这是什么把戏?”

  网页关闭,虚拟视窗陷入一片黑暗。他的耳边传来平静的男声,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。

  “亚诺·多里安,你为什么会成为综合观察者?”...

© Blackshrike | Powered by LOFTER